“疯玩”的冬天

编辑:admin 日期:2019-01-04 08:31:21 / 人气:

    小时候的冬天,奇冷无比。快入冬时,老师就开始给我们布置任务:每人每天到学校后,先交“一斤柴火”。没几天,学校的院子里就垛满了各种木料的柴火。师生联手在教室的墙角挖个“火池”,大家围着它上课。一次,值日生忘记了生火,我们冻得手都伸不出,老师建议“跺脚两分钟”。顿时,教室里“雷声”大作,脚下腾起的灰尘直冲屋顶,要把教室掀翻一样,还把校长惊动了……
    下课时,最快乐的游戏是“挤油”。大家挨着屋檐下的外墙根站成一排,也没有什么男女间的“忌讳”,有人喊号子:“一二三,加油干”,两边一起用力往中间的方向挤。这种游戏,往往最吃亏的是女孩子,常常挤得一脸鼻涕泪水,哇哇哭着向老师告状。到了下一节课间,吃了亏的同学便追着占便宜的同学“报仇”,一院子都是笑声。
    初中上学到了镇子上,冬天的玩法便有了改变。课余时间,我们总是集中在校园仅有的四张乒乓球水泥案子上,用几个砖头横在中间当隔网,拿出球拍就开战。下课也就十分钟时间,上百个孩子抢,谁抢到就是谁的。大家甚至还安排了“抢案”的分工,下课铃一响,分头四下抢占,抢住后一报信,相熟的小伙伴们便蜂拥而至。一般情况下,我们只赛三个球,输者下台,轮流坐庄。
    参加工作后回镇里教书,校长让我带腰鼓队。学校买回几十面腰鼓、几十套锣镲,挑选出十几位同学当鼓手。冬天里,鼓手们穿着整齐的校服,系着黄澄澄的绸带,我一声令下,红彤彤的腰鼓、金灿灿的鼓槌儿便舞起来了,那个喧腾劲儿就别提了……
    2001年,我调到了县城工作,旅游开始走进我的生活。每年冬天的雪后,我必定要爬一次老君山,心情当然是非常纯粹的,就像是在朝拜“圣山”——老子是伟大的思想家,因此将老君山称作“圣山”应不为过。岁月的年轮一圈圈划过,每年登山的感悟也在渐渐变化、提升。
    2006年以来,每年冬天,我也必去伏牛山滑雪度假乐园。曾有人说“中原地区的气候条件不能建滑雪场”,显然是一种偏见。这些年,到伏牛山滑雪成了朋友圈里值得炫耀和自豪的事。冬令营、滑雪公开赛,每年的玩法都新鲜刺激。请朋友到伏牛山滑雪,也成了挺有面儿、挺时尚的事情。
    新的一年,栾川要推出“滑雪寻俗泡温泉,跑马栾川过新年”。元旦期间,栾川“半马”开赛,春节有“璀璨山城”灯会……新时代,一切都有新气象。
    县城也实现集中供暖了。此刻,窗外响着新年的音乐。“疯玩”仍将继续,只是,靠“跺脚”取暖、靠“挤油”取乐的冬天,一去不复返了!

现在致电 0731-6643433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→

Top 回顶部